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湃客 >
分享

  第一,先看一下,有关官方对些事的回应:人民网北京2月1日电 (孝金波 王亚静)近日,有媒体报道了2008年的一起涉未成年人的案,随后,“寻找受害人汤兰兰 ”的线日,黑龙江五大连池市政府办通过微信公众号对此案进行回应,并在文末附上了一篇自媒体文章《请停止呼吁寻找“汤兰兰”》

  第二,我们再看一下共青团对这件事中,对有些媒体,说了什么,实际上是批评了某些媒体,这些媒体可不是一些自媒体,而是有头有脸的大媒体。确实他们的表现在寻找汤兰兰案中,吃相不太好,只是为了表示自己有立场,另类吗?

  文章最后是作者质问四点,一是汤兰兰是有权失联吗?二,本案件的细节不能公开透露,应是未受到保护;三是翻案有可能吗?四是如果案子错了,承担责任的是谁,是国家而不是汤兰兰,最后作者认为,我不愿意相信正值花季的少女会选择用毁掉自己的方式让身边至亲至爱的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这是一场闹剧,那它最终演化成了无人幸免的灾难。希望大家能够少一些猜度,多一分理性,还当事人一个安静的空间,把查明和公正执法的责任交给司法机关。

  《未成年人保》(2012.10.26) 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刑事案件,应当保护被害人的名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2013.1.1)第四百六十九条规定:“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不得向外界披露该未成年人的姓名、住所、照片以及可能推断出该未成年人身份的其他资料。查阅、摘抄、复制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案卷材料,不得公开和传播。被害人是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适用前两款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2013.10.23)第5条规定:“办理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对于涉及未成年被害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和未成年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及可能推断出其身份信息的资料和涉及性侵害的细节等内容,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律师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应当予以保密。对外公开的诉讼文书,不得披露未成年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及可能推断出其身份信息的其他资料,对性侵害的事实注意以适当的方式叙述。”具体在本案中,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受到性侵害的被害人,专门安排了户口迁移和姓名变更等措施,澎湃新闻在对案件的报道中,可以说是非常不负责任,更没有一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识和理念。在具体少年司法实践中,公检法司等机关等已经具备了较强的未成年人保护理念,在预防和避免办案过程中对性侵害被害人造成“二次伤害”方面,也采取了有效的措施,如办案时“一次询问原则”、“录音录像原则”等。本案中,澎湃新闻作为新闻媒体机构,在报道审查方面,暂且不论案件报道是否客观,至少在未成年益保护方面存在问题,侵害了案件中被性侵被害人的隐私。

  第三,那么,澎湃新闻还是新京报,做了什么,如何报道这件事的,那个王记者,是如何忘记自己的记者身份,以检察官的身份出现,却又有意无意地将本应受保护的汤兰兰泄露给大众,别人完全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找到她,又一次地伤害她,网络暴力难道还少吗?成都那个摔狗事件中两个当事人的生活完全没有秘密,那个老师同老公离婚了,那个狗的主人换了三个工作单位了,难道这个王乐的记者及澎湃新闻是想第二次伤害汤兰兰吗?

  为什么受到大众的质疑,也受到共青团中央的批评呢?就是本案中,澎湃新闻作为新闻媒体机构,在报道审查方面,暂且不论案件报道是否客观,至少在未成年益保护方面存在问题,侵害了案件中被性侵被害人的隐私。

  第四,为什么最近老出现本是媒体界的大佬王利芬为一篇消费死者的文章超过10万+而不顾形象,沾沾自喜,在当年在自己的栏目中采访的创业者后,还让好多不解的是她的言行,高兴一下,配个自己开怀大笑的照片,结果被网名骂得无地自容。这个错误本不该是她出的啊,同样,在媒体界有地位的澎湃新闻又出现这样的为了表示自己特立独行,结果出这样低级的错误。

  实际上这两件事背后的原因,就象我在王利芬的事件中说的一样,就是媒体界的竞争激烈,大家都有点急躁情绪在其中!

  那现在只能说,传媒竞争也太激烈了,传统的媒体被网络媒体,新媒体挤得七零八落,如原先的《京华时报》等倒闭关门了,自媒体一拥而上,什么百家号,搜狐号,凤凰号,东方头条号,企鹅号等竞争也是白热化状态,头条号弯道超车,直逼微博,微信的江湖地位,百度知乎,悟空问答等都更是近身搏击,都在重金悬赏自媒体入驻或回答问题,无论今日头条指责百度的搜索上对她不公,还是最近有人指责腾讯“立知”被指抄袭“即刻”APP事件,都说明了媒体之前的白热化竞争,微博最近被官方通知热搜等板暂停整顿,在明星事件中,还是江歌被害案中,微博可是收获了流量和广告费,吸引了人气,今天北京网信办,提出微博和百度关闭一些账号。

  那些正规的媒体,体制内的媒体,同一文章在这些平台上远比自己的媒体平台上火。可见媒体之间的竞争是多么地激烈。因此,有了热点,有了引导,人人都是媒体人的新媒体时代,流量很重要啊,难怪王大主持人为10万+高兴呢,尽管是消费死者,但实际上原先在央视混得远不如你王利芬制片人,主持人,那个新京报下面的局面栏目中的王志安借采访江歌的妈妈会见刘鑫而一炮红得不行不行的,你那10万+的流量不是一个事儿,不是王志安水平有多高,你也发现时不时他在微博上爆粗口,骂声不断,但人家就因这事还被新浪微博评2017年微博大观奖等,同人民日报同台领奖,高兴的不得了,是不是你感觉被原来不如自己的王局甩了几条街,有点不爽吧!同样地微博时时爆出明星的各种新闻,也是吸引的眼球,收获了流量,当然也有广告费!

  无论是自媒体,还是大媒体,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要有担当,别失去自己的职责,别辜负了人们对你们的期望,才能得到人们的喜爱,如稍有不慎,将会被人们唾弃,不论曾经有多辉煌,那怕是王利芬还是澎湃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